电话  服务热线:0511-86919271   邮箱  18252960900@163.com

加氢催化剂,羰化合成催化剂,煤制乙二醇催化剂

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详细内容

字号:   

世界卫生日:把健康服务覆盖到每个人每个地方

浏览次数: 日期:2019-11-05 03:01:41

新大正物业IPO冲击发审会的背后:一场涉“黑”资产的漂“白”与救赎

叩叩财讯 覃寒池

导读:当年的重庆“黑老大”马当刑期即将过半,在名称中加入“新”字,试图与过去涉黑有所切割的新大正物业,也正在等待着其成功上市“高光时刻”的来临。

本文由叩叩财讯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覃寒池@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十年前,一场轰动海内外的“打黑”行动,曾在重庆——这座中国最年轻的直辖市掀起过惊涛飓浪。

有关部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1月,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共抓获涉黑涉恶人员3193人,冻结、扣押、查封涉案资产21.746亿元。

当年被称为重庆“黑老大”的自然人马当,便是栽倒在这次“暴风骤雨”般的“清扫”之中。

2010年2月,马当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贩卖、运输毒品罪,行贿罪,故意伤害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赌博罪,虚报注册资本罪,单位行贿罪,非法拘禁罪等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3年1月25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在裁定,将马当的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二十年、

除了“黑老大”的头衔,马当曾还有一个公开身份——重庆大正集团董事长。

在当年的重庆,尤其是在老城区市中心解放碑一带的“道上”,马当的名字更是可谓如雷贯耳。在解放碑旁的都市广场,这是当年重庆十大地标性建筑之一,便是马当名下的资产,而在距离都市广场几百米之外的重庆大世界酒店,亦同样归属于这位传奇人物。

花落花开,花开花落。

近十年的光阴弹指而过,解放碑商业圈繁华依旧,但对于马当而言,却早已物是人非。

正当当年的打黑风波与马当其人正随着时间的流失逐渐被人淡忘于重庆那飘着火锅麻辣味的街巷中时。

2019年9月26日,一家名为重庆新大正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大正物业”)的IPO申请即将接受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向国内资本市场的大门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如今早已身陷囹圄近十年的马当,便是这家拟IPO企业的创始人。

作为当年的涉“黑”资产,这家原名重庆大正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大正物业”)的企业曾是“黑老大”马当资本产业版图中的重要一环。

虽然马当在其中的股权已经被国家没收后随之拍卖,但当年跟随马当一起出生入死创业的“兄弟”们,并未让有关股权旁落,在马当锒铛入狱之后,大正物业的“二当家”、马当曾经最为信任与亲密的下属——王宣继续扛起了振兴资产的大旗。

如今,马当刑期即将过半,在名称中加入“新”字,试图与过去涉黑有所切割的新大正物业,也正在等待着其成功上市“高光时刻”的来临。

1)马当的“一将功成“与”万骨枯”

据新大正物业的有关IPO申报材料显示,其前身重庆大正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10月22日,由大正房地产与大正商场分别出资50万与100万设立。

大正房地产与大正商场的实际控制人便是马当。

2002年5月,大正商场与大正房地产将所持股份分别转让给了马当与王宣,其中马当持股51%,王宣持有其49%。

王宣便是现如今新大正物业的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

马当与王宣的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26年前的1993年。

斯时,刚刚通过关系从重庆当地某银行贷得第一桶金的马当准备在房地产行业大干一场,于是大正房地产公司应运而生,曾在重钢公司子弟一中任教的王宣便在此时加盟了这家刚刚成立的地产公司,并出任副总经理。

其后多年,王宣便始终以“副手”、“大正系”企业“二当家”的身份游走在马当和他的产业与人脉圈之中。

说到马当的发家史,重庆当地亦有不少传闻。

出生于1954年的马当,从小生长在朝天门码头附近的小胡同中,在这里居住的大多是长江航运的员工。马当的父亲便是是长江航运下属长江仪表厂的高级钳工。

从小,与同龄人相比,胆子颇大的马当便极有商业头脑。

其曾有一段在重庆远郊上山下乡当知青的岁月。他下乡的地方盛产黄连。每次下乡回来,马当都要从乡下带回黄连,悄悄在城里出售。这件事被察觉,马当因“投机倒把”受到严厉处分。后经他父亲多方寻求关系,终于马当被提前调回长江仪表厂。

回到仪表厂工作的马当似乎并没有收敛,他担任厂里的采购员,在计划经济时代,这让他成为很多关系网的节点。于是,在这个时期,他与仪表厂的领导开始赌钱,依靠工作的便利,结识了四川仪表总厂的一位邱姓厂长,为他日后的发展埋下伏笔。

上世纪80年代初,马当利用在仪表厂任采购员关系,拿到一些电视机的配额,转手出售,也由此,又因“投机倒把”而获罪,劳教一年。

出狱后自谋生路的马当因与早前结识的那位四川仪表邱姓厂长的关系,便在重庆代销川仪设备,不久又开了一个小加工厂帮四川仪表厂加工零件。

多年后,马当创建大正集团的时候,这位退休的邱厂长还被马当聘为顾问。

但马当的真正发家则源于其在上世纪90年代初涉足房产。

1995年,其运作的第一个商业地产项目便是位于重庆朝天门附近的大正商场。

虽然之前开小加工厂已经荷包渐丰,但要跨行房地产,马当的资金依然捉襟见肘。恰好赶上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银根紧缩,从银行贷款就成为最大的难题。

多年的经营,在社会上已经混得八面玲珑的马立那时找到了一位新的女友,据说这个女友的舅舅则是重庆高检的一位领导,通过这人,马当认识了农业银行(3.470, 0.00, 0.00%)的高层,从农业银行贷到500万元,这也就成了马立和他的房产事业启动资金。

1998年,马当投资第二个商业地产项目便已经是当年重庆十大地标之称的重庆解放碑旁的都市广场。

接下来,有门道,脑子活的马当又贷款3亿元接手毗邻都市广场的重庆大世界酒店,该酒店本由港商建设,但港商撤资给了马当机会。

随后,马当便正式组建大正商场集团10多个全资企业,涉及物业管理、房地产开发等。

而如今即将IPO的主角——新大正物业,便是诞生于此时。

在随后的十年时间中,深谙官商之道的马当游走在重庆黑、白两道间,一边有充足的财力物力供其挥霍打点,另一边有长袖善舞的社交手段,在“袍哥文化”颇受民间推崇的重庆当地,其很快就被视为一方土霸。

2000年前后,一位自然人陈明亮的出现,更加速更改了命运罗盘的走向。

陈明亮,比马当小三岁,在长江仪表厂的时候两人曾是工友。其后虽然认识多年,但是在马当离职后一直没有过多的来往。直到2000年,收购重庆大世界酒店后,借助旗下众多酒店、物业等资产,马当突然涉足当年兴盛的夜总会行业,成立了大世界云梦阁夜总会,由此开始涉足“黄赌毒”。

后来,有接近于马当的知情人称,马当涉足夜总会与陈明亮有直接的关系。

早在1989年,陈明亮便成立了他的第一个带有黑社会组织的娱乐场所,并且开始收罗着重庆街头的小混混为自己所用,在紧锣密鼓的招兵买马后,陈明亮插手了当时利润最为高的房地产事业。

2001年,因大世界酒店装修而重新与涉足装修产业的陈明亮再次相逢后,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一起入股在大世界搞夜总会,其中马当持股51%,其余的则是陈明亮等人持有,这便是在其后十年间“黑名”昭著的大世界云梦阁夜总会。

也从此时开始,马当作为正当商人的发展路径似乎就此终止。马当与陈明亮被重庆当地视为重庆最大的黑社会,而陈明亮被黑社会组织内部称为“大哥”,马当则被组织内称之为“马哥”。

根据后来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马当、陈明亮等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多人多次卖淫,情节特别严重,组织内地私营企业主数十人到澳门赌博,非法获取兑码佣金(洗码费)共计港币58,813,035元;庇护贩毒行为,贩卖、运输毒品共计8886.8g;行贿国家工作人员,情节特别严重;对其组织成员的二次故意伤害致三人重伤的犯罪行为,进行庇护;为收回赌债,非法拘禁他人等等。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在马当涉足夜总会后不久的2003年,马当还发起成立了一家模特公司,名为重庆大正模特艺术有限公司。旗下,马当组建了一支名为大正时装的模特队,这也是重庆第一支专业模特队。

在一些重庆当地商人的记忆中,马当曾经常来往于京渝两地之间,与不少领导关系很好,而这只模特队也经常被邀来作陪。

在这家模特公司中,马当持股25%,而如今正申请IPO的新大正物业董事长王宣也同样以25%的持股比例与马当并列第一大股东。

2)二当家的“救赎”

马当“黑老大”的美梦,是在2009年6月初的一个下午被彻底破灭的。

当日正在与陈明亮等老搭子打牌的马当被重庆警方抓捕。一开始以为只是赌博等小事情,有“保护伞”在身的他们也没有在意,以为这一次也仅仅如以前多次般给个小小的警告而已,关几天就放出来了。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此后一段时间中震惊全国的重庆打黑事件正由此开始进入了高潮而轰轰烈烈蔓延开来。

马当入狱后,被判无期徒刑,资产全部没收。

一时间,其掌控的大正集团亦欲作鸟兽散。

此时,马当的得力下属王宣幸运逃过一劫,也使得大正物业得以继续保全。

2010年7月,据重庆联交所公告显示,在马当被判刑后,其被没收的资产被整体作价6.27亿元拍卖,其中便包括其所持的大正物业34.055%股权。

不过对于这一系列资产,因涉黑等敏感问题,一时间皆无人敢过问,多次挂牌皆未拍卖成功。

直到5年后的2015年8月,在王宣这位昔日的马当麾下得力“助手“的牵头和努力下,马当持有大正物业有关股权最终成功回归,王宣通过由自然人李茂顺、陈建华用竞拍的方式以4454.24万元的挂牌价格购得,其中3000万的资金为向大正物业拆借。

虽然马当对大正物业的名义持股为34.055%,但经过法院裁定,原马当持有34.055%股权中的9.055%系虚持,不属于其资产,故这部分持股比例实为25%。

按照这一挂牌价格,2015年8月,大正物业的估值则仅为1.78亿。

一年后的2016年6月,大正物业发起股份制改制,由此也拉开了其上市之路。

据此次新大正物业IPO申报稿显示,其计划发行1791万股,共计划投向企业信息化建设等五个项目,这五个项目所需资金约为4.994亿元。

从大正物业到改名新大正物业,一个“新”字,有重生的希冀,亦有革故之意。但对于在山城已经经营了十八年的大正物业集团的名字前冠之,则显然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别样用意。

名字可以冠“新”,但大正物业中的人却大多是旧人,其中更有股东为当年直接卷入马当这一“重庆最大黑社会”案的涉黑涉恶人员。

据新大正物业招股书(申报稿)显示,自然人唐炳生持有其50万股,为其第10大自然人股东。

在2010年重庆打黑中,唐炳生被认定为黑社会组织的积极参与者。据后来法院审理的有关案情显示,该团伙组织在经营云梦阁夜总会期间的全部凭证,皆被唐炳生在口头请示马当、陈明亮后,指使胡群尧、张伟英等人将凭证销毁,而大正商场52本账外账凭证,唐炳生于2008年1月29日向马当请示,也被其指使他人将凭证销毁。

若以新大正物业此次发行1791万股,欲融资4.994亿元计算,其如果IPO成行,其发行价则将在27.8元左右。按此计算,在不考虑二级市场溢价的前提下,唐炳生持有的50万股市值将近1500万。

2019年,距离“黑老大”马当入狱已过十年,从无期徒刑到二十年有期,再到不断获得的减刑机会,或许再过不了几年,其就将重归社会。

在许多港片中,曾不止一次用镜头记录下了当年叱咤江湖的黑帮老大出狱时场景:帮派数位小弟夹道迎接再次走上人生巅峰,或与当年的“手下重臣”们因利益问题撕破脸皮而江湖纷争再起,更或是“人走茶早凉”孤单叹息着“廉颇老矣”唏嘘回首往事而落寞收场。

或许那时,新大正物业应该已经成功上市,跻身于中国资本市场上市公司之列了吧,昔日一起创业的追随者们,也亦满满收获了来自二级市场的资本溢价。

这不禁让人好奇,届时,等待着这位昔日重庆“黑老大”马当的又会是什么呢?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